購物車中還沒有商品,趕緊選購吧!

新聞中心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

10%牛肉+90%鴨肉=“沙津牛排” 創業男“獨創假牛排”銷往江浙滬

來源:原創 編輯:管理員 時間:2015-02-25
分享到:

從大學食品專業畢業後,劉某一直想創業賺錢,可輾轉多個地方,幾次嚐試食品生意,都沒掙到多少錢。可他並不灰心,利用所學專業技術,嚐試著自己配製“沙津牛排”。為了降低成本,經過幾番嚐試,他用鴨肉配製出口感絕佳的“沙津牛排”,並順利打開市場。可他的“沙津牛排”是“掛羊頭賣狗肉”,屬於製售假冒偽劣產品。日前,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以涉嫌生產、銷售偽劣產品罪,對製售假冷凍牛肉的劉某依法批捕。

   通訊員 周紅梅 趙學剛 揚子晚報記者 於英傑

   跑偏的創業路

   A

   屢敗屢試  “食品行家”欲仿製暢銷牛排

   36歲的劉某是揚州市儀征市人,1999年在淮陰工業學院食品專業畢業後,憑著專業技能,曾在上海、揚州、宿遷、洪澤等多個食品公司打工,中間一直謀劃著自己創業。去年3月,劉某來到淮安,拿出僅有的積蓄,租了該市淮陰工業園區徐梅村的普通民房,打算利用專業知識和打工所學經驗,自行配製冷凍速食產品,其中嚐試過手撕鴨、兔絲、碳燒雞脯等多個品種,可都沒成功。

   然而,劉某並不灰心。他想到了當年打工時留意的上海本幫菜肴“沙津牛排”,那是用牛肉片加上作料配方,油炸烹製而成,很受歡迎。今年初,他有了想法,打算將“沙津牛排”做成冷凍速食半成品,能大批量生產,顧客購買後,油炸即可食用。

   一種好吃的菜品往往有其獨特的配方,製作“沙津牛排”對食品專業科班出身的劉某而言,沒有多大難度。劉某利用所學專業知識,根據上海“沙津牛排”的口味,著手自行研製生產配方。可是,牛肉成本高,在市場上難有價格優勢。劉某先後改用兔肉、雞肉冒充牛肉,配製“沙津牛排”,但因口感太差,都不得不放棄了。

   B

   以假亂真   終於用鴨肉配製出“沙津牛排”

   幾番嚐試失敗,並沒有打掉劉某的信心。他像愛迪生尋找合適材料做燈絲那樣,四處尋找嚐試適合做“沙津牛排”的便宜食材。很快,鴨脯肉進入他的視線:鴨脯肉不光成本低,肉質更貼近牛肉,他立即買來一些質量不錯的鴨脯肉,用自來水將血漬泡淨,攪成肉糊,按照鴨脯肉、牛肉為9:1的配比,加上食鹽、醬油、黑胡椒、雞蛋、小蘇打、味精、麵包糠、複合磷酸鹽、亞硝酸鈉、高倍牛肉增香劑等10多種輔料和添加劑,混合醃製一夜,沒想到竟然成了,口感與他見識過的真正“沙津牛排”幾乎差不多。

   欣喜不已的劉某立即大量生產,再冷凍、分包、出售。不少品嚐過劉某生產的“沙津牛排”的人說,他的“沙津牛排”和真的“沙津牛排”味道差不多,而且價格比其他的牛排冷裝產品每盒低10多元。就這樣,憑借低廉的價格和不錯的口感,劉某配製的“沙津牛排”打開了銷路。

   為了擴大生產規模,在家人的幫助下,劉某投資10餘萬元購置兩個冷庫設備,租用5間約200平方米的民房,招聘附近20餘名女工組成生產流水線,忙得熱火朝天。劉某一人照顧不過來,就把揚州的父親請來幫助管理。憑著聰明才智成就一番事業,劉某的創業發財夢離成功似乎就在眼前。

   東窗事發

   4萬多盒“沙津牛排”銷往江浙滬

   商標、生產許可、廠名廠址都為冒用

   為了讓客戶相信他的“沙津牛排”是正規廠家生產的牛肉產品,劉某親自設計精美的包裝,並冒用姐姐申請的“圓創”商標,冒充宿遷龍馬湖食品有限公司、宿遷市皇嘉食品有限公司等企業的生產許可證號、廠名廠址,並以這些廠家業務員的身份,持假證向客戶推銷假“沙津牛排”。

   今年5月,淮安市淮海路菜場攤販陳某因銷售這種假“沙津牛排”,被當地工商部門罰款5萬元。劉某得知後,隨即在包裝盒上變換新廠家、廠址繼續製售。不過,這些都被警方掌握。

   經公安機關初步查實,自去年6月以來,劉某在沒辦理營業執照、未經任何生產許可和食品質量檢測的情況下,製作銷售假“沙津牛排”4萬餘盒,先後賣到淮安、鹽城、連雲港、南京、無錫、杭州、上海等省內外10多個市、縣,銷售總額數百萬元。

   6月初,當地公安機關通過前期偵查,一舉搗毀了這一生產、銷售假牛排的黑作坊,當場將劉某抓獲。據警方披露,此案查獲“沙津牛排”等成品牛肉1000餘盒,半成品肉製品原料1000餘千克、5萬餘隻商標及一套完整的生產設備、大量化學添加劑,涉案金額約1000萬元。

   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偵查中。劉某生產、銷售的產品名義上是“牛排”,可他用的主要原料是鴨肉(鴨肉、牛肉比為9:1),屬於以假充真,因而7月11日,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以涉嫌生產、銷售偽劣產品罪,對劉某依法批準逮捕。

   涉罪疑問?

   批捕罪名為何不是   製售有毒有害食品罪

   近年來,食品安全問題廣受關注,而問題食品多與有毒有害物質關聯,那麽劉某製售“沙津牛排”是否涉及有毒有害物質?檢方為何沒有以生產、銷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對其批捕?

   “劉某生產、銷售的產品中,雖然使用了複合磷酸鹽、亞硝酸鈉、高倍牛肉增香劑等多種添加劑,但這些都是食品生產中常用的添加劑,從目前的鑒定檢測結果來看,均沒有超出國家的法定標準,做食品行業多年的劉某對此也十分清楚。”淮陰區檢察院承辦此案的檢察官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現有證據不能充分證明,劉某的假“牛肉”含有對人體有毒、有害的物質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根據現有證據,檢察機關是不能以生產、銷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對其批捕的。

   根據刑法,生產、銷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在量刑方麵要比生產、銷售偽劣產品罪重得多。

   檢察官表示,如果劉某的產品標注的不是“牛排”而是“鴨排”,那他幾乎沒有犯罪風險,最多會因沒有食品生產手續、使用其他企業許可證而受到行政處罰。

   遺憾人生!

   一個肯苦創業者   走上了不該走的岔道

   說起本案當事人劉某,檢察官也為他感到惋惜。

   肯動腦筋又能吃苦的劉某給檢察官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他曾向檢察官坦陳過,妻子不幸去世後,他就有一個創業夢想,希望憑著自己的專業技術和經驗,創出一個食品行業的知名品牌,等到一定規模後,他甚至想邀請一線明星為其產品代言。急功近利,投機取巧,讓劉某的人生路走上了一條不該走的岔道,他的創業夢也隨著他的假“沙津牛排”而中斷。